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地震后的生死情缘
地震后的生死情缘

地震后的生死情缘

5.12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,但大地还是时常的在摇晃。城里稍微空阔的点地方,都打满了五颜六色的防震棚。

  因为地震,幼儿园出于安全考虑,给孩子放了假。涛的公司也停止了营业,因为这几天人们都在忙着防震,已经顾不上再做生意了,金钱和生命,每一个人都能分清它们的主次。

  地震刚过,涛通过朋友就给我爸妈家买了顶军用帐篷,并和他的几个朋友来个搭好。爸妈家的帐篷是那一片最早搭好的,邻居们都夸我爸妈有个好女媳,爸妈很高兴,我听了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  小涛的父母在区政府工作。地震来临后,单位在区政府大院统一搭设了帐篷,每家两间,有红条白底塑料布分开邻里。我和涛的床与他父母的床相隔有两米多点,中间也用塑料布做了简单的隔断。

  虽然我爸妈用的防震棚已经搭好了,而且很牢固,但因为地震发生的时间往往都在晚上,所以,我心里总放不下他们。在涛的父母的帐篷里住了两晚上后,我就和涛商量,我还是回去和爸妈住,他和他父母住,这样既是发生了大震,我们也能照顾好双方的老人。涛听了我的话,想都没想,立即就说「好」。看着他满脸的笑容,我当时心里好是感动,我真嫁了一个好丈夫。要不是旁边人多,我真想上去抱住他,好好的亲亲他。

  到爸妈的防震棚里住,已经有一周多时间了,涛如果没事,就会开车过来,帮着打扫卫生,因为我爸妈家住五楼,上下跑动不方便,涛就主动的跑上去给我们做饭。可是,从来就很少上厨房的他,会做什么呀?熬了两次粥,都糊锅了。

  爸妈喝着满是焦味的稀粥,还满嘴的称赞说「好」,看的我在旁边「咯咯」的笑个不停。涛在我的笑声中一直笑着瞪我,看着他狼狈的样子,我笑的更加收止不住,直感觉肚子好痛。

  我在爸妈这里,白天也没有什么事做,没有电视,也没有电脑,在他们没打牌的时候,就陪他们说会话,说话的内容大都是地震方面的消息和传闻。闷热的天气,捂热的防震棚里,坐不长时间就感觉身上汗迹迹的。可因为怕地震,大家都不敢上楼洗澡。汗太多了,就在公用水管上接盆水,把身体露在外面的部分用毛巾擦擦,好在是夏天,男的们大都穿短裤,女的们大都穿裙子,因为衣服短小,所以在水管上接盆水,几下就可以洗干净,挂在帐篷外,一个多小时就能晒干,换洗很方便。我是一条牛仔短裤和一件吊带短裙换着穿洗[ 虽然我已经结婚快三年了,可身材和少女时代没多大变化,就是胸部变的更大了些。几个死党,时常嫉妒我的身材。哈] 如果爸妈这里没事做,我就会打车到婆婆家,帮着他们把换下的衣服洗了,把帐篷的里里外外打扫干净。他们这段时间都是在单位的餐厅吃饭,所以也没做饭的,有几次我是吃完了才回爸妈那里。我去的几次都没遇见涛,打电话过去,他说在给朋友帮忙。虽然我和涛的床已经被婆婆收拾的很整齐了,但我还是习惯性的这里拉拉,那里拽拽。

  当我在我和涛的床上整理的时候,一股男人的气味,自然的散发进我的鼻孔。

  可能涛也是几天没洗澡了,所以在捂闷的帐篷里,我的感觉特别明显。一股加杂着烟味,汗味的气味特别浓。在这股气味中,我还闻到了另外一种气味。当闻到这股气味,我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好厉害;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的好急促;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腿变的失去了力量。我知道这股气味来自涛的腿间;来自涛那有时柔软,有时钢硬的男根。

  诱惑的力量使人无法抗拒的,特别是象我这样结婚才两年多,天天晚上要丈夫抱着才能睡着的少妇。在男人的身体下,我从对性事一无所知的少女,变成了身材有了些丰韵的女人;在男人的身体下,我已经从在开始的性事中只感觉到疼痛,变的在男根插入后感觉到异常的兴奋。整整有快半个月没碰涛的身体了,他的那股气味,让我离开婆婆家时,都忘说些什么,只感觉头昏昏的,走路都没有力量。

  因为涛的那股气味,我到爸妈家后,脑子里还是静不下来。坐在帐篷外,看看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,眼睛不由自主的就飘向了那些穿着短裤的男人。虽然男人们大都穿着短裤,我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腿间的凸起,仿佛还透过短裤,看到了他们那浓黑的阴毛,椭圆的龟头,布满青筋的阴茎,软软的吊着的阴囊。

  看着,想着,我感觉自己的腿间好象有虫子在爬动,好氧好氧,从分开的腿间,偶尔吹进裙内的小风,使的那里感到凉凉的,我知道我的小洞里已经流水不止了,如果不是有内裤,可能会沾湿坐凳。

  身体内难以遏制的欲望,使我给涛打了好几次电话,听着他很男人的嗓音,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酥了。可女人也有女人的难处,心里再想,嘴里也无法表达。只能够告诉他晚上过来吃饭。

  「涛涛晚上来吃饭。」,在告诉了母亲一声后,没等她回答,我就跑出了帐篷。眼睛已经没时间再瞟别的男人了,我的男人即将到来。我到超市买了几代涛爱吃的速冻饺子,买了一只烤鸭,还买了四瓶啤酒。地震我也不怕了,自己上楼把饺子煮好,把拷鸭切好,端到防震棚里。我要好好招待一下我的涛,我的男人,因为我爱他,我是他的女人。

  在忙这一切的时候,我满脑子里总是他腿间的男根在闪现,使的我的两腿间也痒痒不止。流淌的淫水,已经让小小的内裤无法阻挡,整个的两腿间在走路时都感觉到了沾滑。

  没有办法,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充满了骚腥味,想到一会还要到人来人往的搭满帐篷的防震区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走进了卫生间。这是我半个多月来第一次洗澡。

  在卫生间的镜子里,我又看到了自己,一丝不挂的自己。丰圆的乳房上,少女时粉红的乳头,已经变的有些深红色,少女时小小的凸起,现在已经象一粒葡萄镶嵌在丰满的乳房上;皮肤还是那么的白嫩,和没结婚时比,只是稍微的增加了点脂肪,新填的脂肪使身体更加的饱满,充撑的皮肤有些发亮;小腹下的阴毛还是只有那么一点,因为潮湿,它们紧紧的沾贴在皮肤上,没有别的有些女人的那般杂乱,显的特别的整洁;大腿变的有点浑圆了,已经没有了少女时的纤细。

  变化是必然的,少女时是一人鼾睡,有时还撒娇的把父亲赶走,和妈妈挤在一块儿;而结婚了,天天晚上躺在涛的怀里,乳房常常被涛的大手揉搓,乳头常常在

  涛的嘴巴里被舔咬;身体常常在涛140斤的体重下被滚压;插入我下体的涛的男根每次都要喷射出浓浓的精液;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。但我喜欢这种变化,自我感觉,我还是个漂亮的女人。

  把手伸进两腿间,流淌的淫水立即让手感觉到了湿滑。整个那一片,都是滑沾的,如果能象男人那样很方便的看到自己,我相信下面那张小嘴一定是张开的,象个嘴蚕的小孩,不停的流着口水。因为我摸到两片阴肉由于充血而变的肥厚。

  调低温度的水流冲刷着我炽热的肉体,喷射的水拄洗去了我沾湿的身液。在洗浴中,我的急燥得到了短暂平熄,在洗浴中,我的身体变的更加的亮白。在水雾中,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恫体,我都有些自恋,这是多么诱人的一身肉呀。

  「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呀?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值的庆祝的事呀?哈哈,还有酒?」,涛一进帐篷就笑喊到。「什么事都没有,你这几天学雷锋,慰劳一下你这个大忙人。」,我边摆碗筷边微笑着回答到。

  涛和爸边吃边碰着酒杯,妈妈加杂着问涛有没有在区政府里听到关于地震的消息。我把饭刨进嘴里,眼睛紧紧的扫描着涛的身体。这就是我有几天没见,有半个多月没细细看过的丈夫。因为在外面时间多,有点变黑了,可在鼓鼓的肌肉掩衬下,更有男人味了;可能是因为忙,嘴唇上短短的长着的胡子也没有刮。

  看着几天没见,我的男人好象变的成熟了许多,不象地震发生前,一有时间就要把我抱在怀里,对我的乳房不是亲就是摸,就如一个吃不饱奶的孩子。

  看着涛那短短的胡子,我一下又想到了少女时第一次它在我脸上,乳房上的刺扎,想到了那时的紧张,昏晕,那时手脚无措;想的我又感觉到了下身里是骚痒,想的我又感觉到下面的小嘴在流口水。妈呀,我是怎么了?才离开男人几天,就这样了?

  可能涛已经感觉了在他身上一遍遍扫过的目光,在和我爸妈闲聊的空隙,也用眼光和我对望。开始是带着微笑,后来眼睛里也充满了一种期待,从他点燃一支香烟观察,我知道他在平熄自己的情绪。面对一个眼睛里冒着火的漂亮女人,任何男人都难免不激动。

  「妈,涛涛他爸晚上值班,帐篷里就她妈一人住,我去陪陪她。」。看着我对妈妈撒谎,涛站在那直笑。在帐篷外还边笑边直吐舌头的我,坐到车里后立即装着正经的问涛到:「有什么可笑的?还不是为了你。」「哈哈,那可不敢,照顾丈母娘这可是大事,我不能为了自己,让媳妇说我不孝呀。」「这么说,你是不想我回来了?好!我下了。88」「别呀,宝贝,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,舍不得你离开…………」。在车上,我们俩就这样拌着嘴,我的手也在拌嘴中,按在了涛放在档位杆的手背上。此时心里就一种——甜蜜。

  到了临时的家了。一进帐篷,看到我们的床,我就想立即扑爬上去,当然,还得涛得抱着我,两个人身上一丝不挂,光溜溜的,我的手抓着他傲挺的男根,他的手摸揉着我丰满的肉乳。

  但是,天还是亮的,大人们还坐在帐篷里外闲聊,小孩们还在帐篷里外尖叫着跑闹。还得忍下。

  涛跑到打麻将的桌前去观战了,我边喝着冰水,边和婆婆她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着家里,外面的事情。

  因为都住在外面,没有电视,天黑一会,就到处可以听到大人们呼唤小孩名字的声音。现在有时间就抓紧休息,万一晚上再震,大人是就睡不成了。都在传还有大震,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大家都很紧张。平时人们所想的什么金钱,地位等等,现在都不去再想了,现在想的都是生命安全。

  我现在别的都没想,只想着涛的怀抱,涛的两腿间的肉棒。如果真有大震,我也盼望它能在我感受完男人的力量后再到来,这样我死而无憾。[ 我真是骚疯了!晕。] 等婆婆他们睡下了,我把洗用过的水倒掉,又接端了两盆,让进蓬的涛用一盆洗了脸,洗了脚。拉好我们和婆婆他们之间的塑料隔断。涛脱掉体恤衫和外面的短裤躺在了床上,我在水盆里侵湿毛巾,走到床前,推开他已经侵袭到我胸部的大手,我用心的擦洗着涛的身体。因为,婆婆他们就在塑料布的隔壁,我们俩不能有语言的交流,一切只能默默的进行。

  手臂,上身擦洗完了。我用手拉了拉涛的内裤,他很知意的抬起屁股将内裤退下。虽然我们没有语言,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到我们彼此的的笑容。

  随着涛内裤的退下,他的男根立即弹跳挺立了出来。虽然防震帐篷里闭了电灯,可借着外面路灯影射进来的光亮,我还是看的清清楚楚。这就是我盼望的男根,涛叫它——鸡吧,锤子。怎么看也不象「鸡」「榔头」呀?好奇怪的名字。

  擦洗完的「鸡吧」被我捏在手里,用湿毛巾又擦洗包着两个蛋蛋的阴囊和大腿内侧。涛兴奋的屁股一起一抬,我坏笑着将捏着他「鸡吧」的手一松一紧,他也以手隔着衣服捏我乳房回击。我的捏他的揉,使我俩都兴奋不已,虽然不能说什么,但能听到彼此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我用剩下的水洗了脚后,端到帐篷外倒掉,一切该女人做的事是结束了。我挺了挺已经有点酸困的背部,长长的做了个深呼吸。累是累了点,可做女人就应该这样呀。再说了,过一会男人会更累。呵呵。

  站在床边,在涛的目光注视下,我一件一件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,只穿了小内裤和胸罩的身体立即感觉清凉了许多。[ 想想刚结婚时,晚上的衣服是被涛扒掉,和现在自己主动的脱,也真是个不小的变化] 「格吱!」。这是我扑到涛身体上时,我们的床发出的声响。是的,是扑上去的,因为我等不急了,我需要男人,男人的爱,男人的力量。

  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,为怕床在响动,我们一动不动。

  涛的舌头伸进来了,是伸不是顶,因为我的嘴含盖住了他的嘴。我们身体的一部分——舌头在两个人的口中来回擦磨,我的手很自然就握住了他的男根,他的手因为两个肉体紧紧相贴,只能在我的背部抚摩,并帮我解开了胸罩的挂勾。

  嘴唇相亲的已经有点麻木了,我娇小的身躯在一阵激情的拥抱后,也有些困乏。离开涛的怀抱,我平躺在凉席上,长长的呼吸。

  已经解开挂扣的胸罩滑落下我高挺的乳房,雪白的肉团在昏暗中放着白光。

  涛坐在我的大腿上[ 我的大腿变粗,这就是原因] ,两只大手揉玩着这两个他最喜爱的肉团。抓,捏,揉的手法,使我的身体变的瘫软。作为女人的我,现在就是男人的玩具了。可是,我喜欢被玩,因为我爱这个男人,因为我感到幸福,感到兴奋,感到身体腿间的肉洞很痒。

  我被男人抱在了怀里;葡萄般的乳头被带着短胡子的嘴吸咂着,胡子在乳房上的扎刺使我昏晕;男人的大手顺着我平滑的小腹,穿过小内裤的松紧带,摸到了我的私处。

  已经「江河泛滥」的我的私处,我的男人涛叫作「B 」的地方,被大手揉撮着,两片阴肉,不,整个的下体都感觉到酥麻,阴肉和阴肉,阴肉和手掌的摩擦,使我全身的肉都在紧绷,只感觉仿佛身处火中,不由的将四肢伸开。肉洞里的越来越重的痒感,使我侧过身,边亲舔他的嘴唇,边用手套弄他的肉棒,雪白的小腿也将他的腿部勾住,将我双腿间的部分尽力往他的肉棒上贴。

  时间过了许久,在我兴奋,焦急的快要大叫时,涛才停止了他的前戏。

  在昏暗中,我抬起了屁股,使涛将我的小内裤脱下,一阵爽意立即布满了我的全身。一是脱了内裤,感觉下体清凉了许多,二是我知道马上就会有我急切盼望的肉棒给我的肉洞止痒。

  没有涛的扒搬,我的大腿已经自然的向两边最大限度的分开,只长了稀稀阴毛,已经被淫水沾满的下体,展开在了涛的眼前。这个在我少女时代多少男人盼望的地方,现在就等着我的爱人,我的老公——涛,用你硬挺的肉棒,你称的——鸡吧的冲撞。来吧!亲爱的,用你爱说的那几个不好听的字——「操」,「干」,「日」我吧!

  涛的急促的呼吸声在我的头边响起,涛口中喷出的热起吹动起了我的秀发,我的大腿已经感受到了他的长满汗毛的大腿的挤压,我的两片阴肉已经感觉到他肉棒前部圆头的摩擦。

  不约而同的,我听到了我们俩同时的吸气声。紧接着,我的阴洞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开。要不是我有准备,要不是我知道现在躺在防震帐篷里,我就会大声的喊叫出来——啊!

  我近两天急氧难忍的肉洞,现在已经被男人的肉棒充满;我腿间的两片阴肉,被男人的鸡吧向两边分开。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上男人健壮的臂膀,眼睛已经昏晕的闭上。

  肉棒开始了进进出出的滑动,肉棒前的圆头刮磨着我下体肉洞里神经灵敏的嫩壁。进来了,出去了,滑动的肉棒仿佛是一只手,将我感觉紧绷的肉体缓缓解开。两个人阴部的撞击声,在淫水的作用下,在寂静的夜晚显的特别有响声,可能考虑到隔壁有父母在,涛的冲击往往在即将肉肉相贴时,就停住了前进。但既是这样,我还是感觉到他肉棒的粗长,我的花心每一下都会被顶到。[ 结婚一段时间后,涛让我有尺子量过他的肉棒——17cm] 我是个感觉灵敏的女人,从第一次接触到涛的肉体[ 那时我还是处女] 直至婚后两年多的现在,每当肉棒一插进来,我就全身瘫软了,以制有时涛想变个花样,从后面插我,我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分开腿爬着让他插。因为使不上力,涛就把被子枕头重叠起来让我爬在上面。

  肉棒在我的肉洞里快速插动,我瘫软的四肢平铺着,连想摸摸涛力气都没有。

  这就是我,一个软弱的女人。肉洞里面的刺激感觉,就象潮水,一浪接一浪的袭过我的全身。昏晕的我在心里呼喊着:「老公,好舒服呀!」「老公,我爱你!」

  「老公,用你的鸡吧刺穿我吧,我想被你日死!」,平时不好意思说的话,在我的心里被一遍遍喊出。在蒙脓还知道自己正躺在帐篷里被插的我,有无力的手抓过毛巾填在了口中。

 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只感觉下面肉洞里插动的肉棒,速度越来越快,急速的摩擦,让我感觉自己仿佛飘了起来,老公在我耳边急促呼吸声,好象飞在空中呼呼的风吹响。飞的感觉好爽呀!

  肉棒奋力的挤了进来,巨大的力量好似要将两个蛋蛋也一并带入。在这一顺间,我感到一股炽热的喷射在了我的身体的最深处,在炽热急流的作用下,好象一股巨大的电流搭接上了我的身体,在脑子一片空白的情况下,四肢触电般的弹起,紧紧的缠住了我身上的男人。我们同时达到了男女性爱的峰顶——高潮。

  因为环境特殊,涛也没象往常变着花样的玩我,所以,今天晚上我只达到了一次高潮。但有这一次我就知足了。

  肉棒还恋恋不舍的停留在肉洞中,已经有些清醒的我,在昏暗中摸着满是汗水的涛的背脊,将小嘴紧紧的贴在他的嘴唇上,舔他喘着粗气的嘴,舔他汗迹迹的鼻,用手拉过来他的耳朵,小声说到:好舒服呀。老公,我爱你。

  摸着涛由于肌肉而硬硬的屁股,感觉到他的鸡吧在肉洞里渐渐的边软,真的好想自己下面就是一张小嘴,紧紧的吸住它,不让它滑脱,在老公的身下,被压到天明。

  可是,不行呀。这是在防震蓬里,又不是在家里。明天就是让婆婆看到,岂不要羞死。

  明天早上,还要早点起来,给婆婆他们,特别是老公准备早餐,这就是女人,家务缠身的女人。

  可是,我愿意下辈子还做女人,还嫁给涛。因为我爱他,爱他的肉棒——鸡吧——锤子,来插我——操我——日我的「B 」。

  哎呀,我的肉洞洞里有痒了…………

  【完】